欢迎访问英山县教育局官方网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 >> 师生园地

老  屋
英山县第二幼儿园   陈永红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清明也是回家的日子。搬到小镇上的父母心里始终是惦念着老屋的,几个星期前就念叨着清明节去老屋祭祖的事,我知道他们除了要完成中华文化传统孝的礼仪外,更多的是对老屋的深深思念。因为哥哥、弟弟都在外地,我每年清明节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陪父母是祭祖。 

今年的清明节,春光明媚,阳光正好,是出门的好天气。因为从小镇去老屋有15里的路程,虽然修了水泥路,但是还比较窄,陡坡弯道多,我怕会车不便,决定骑摩托车与父亲一起回去,老公一再鼓励我开车,我便临时改变主意,开车回去。母亲因为身体不好,腿脚不利索,一听说我开车,喜从心头,便立马换鞋要跟我们一起回去。一路上,母亲不停地唠叨,老屋的后沟不知堵塞了没?老屋的门前肯定长满了草,要把大场的草除一下再下来。老屋的春树上长出的香椿芽一定都老了,你哥最爱吃香椿……我和老爸轮流应和着,其实我知道老爸更拳拳在念着他的老屋,那是他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何况在耄耋之年他还是依靠自己的仅存力气重新盖出的新房。 

我家老屋原来是五联砖瓦房,因为2016年一场暴雨,屋后沟塌方,那时父亲在我们的极力劝说下已经搬到小镇上弟弟买的房子居住,家里无人及时处理,垮掉了一角。那年父亲已经67岁了,他决定凭一己之力重新盖房,我们兄妹三人凑起来的钱他一分也没要,他说有生之年,一定要想办法自己还清盖房债务!其实那时我们兄妹三人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日子也不宽裕,父亲虽嘴里不说,也是不要我们凑份子的原因吧!房子盖好后,父亲又在老屋住下了,继续操持就业:养牛、养羊、养猪,种茯苓、种菜……直到2019年在老妈和我们的极力要求下再次到小镇上住。 

经过四十分钟的车程终于到了老屋,老爸老妈就迫不及待地屋前屋后地看个遍,发现一切都还好,才松口气。然后在我的催促下、去山上上坟,一路上给我讲长辈们曾经的苦难生活,感叹他们没等来今天这么好的时代。说到他们在晚年还能享受到这么好的日子,也满脸幸福。          

上完坟,老爸便安排我们分头行动,老妈负责打扫室内卫生,我去摘香椿,他自己忙活着,除门前的杂草、挖竹笋……老爸老妈如今都年过七十,一回到老屋干劲十足,好像老当益壮,一点也不老!我也觉得清明小长假短暂的陪伴很值得,深深体会了“你们养我长大,我陪你们变老!”也为人到中年的我们,因为工作与家庭琐屑,忽视了老人的精神需要、少了陪伴与倾听而深深自责! 

“落叶归根”的情结在每个中国人的心里都是根深蒂固!老屋是父母有生之年的牵挂,也是我们永远的根和魂!回小镇的路上,父亲说,等熠然(我侄女)上高中了,让你妈去县城陪读,我就回老屋,老屋没人住肯定是不行的!再说,在老屋住我心里踏实!过去,我们听到这话就埋怨,老屋那么远,我们回家看你们不方便,要是生病就更麻烦啦!今天听到这话,我没有作声,更不忍心去反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