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英山县教育局官方网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 >> 师生园地
家元叔
时间:[2022年07月27日 16:15]  作者:[英山一中 李小林]  点击数:2491

《凤凰琴》发表三十年来,对其原型地的猜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对作品主人公余校长的原型都有一致性的认识,那就是原英山县孔坊乡八仙畈村小学校长——我可亲可敬的家元叔!
                                                                              ——题记

我每次到八仙畈村做客,都会有家元叔前来作陪。家元叔年甫七十,比我长十多岁,是妻子的堂叔。也是她的小学数学老师,他当过二十多年的民办教师,当过二十多年的八仙畈村小学校长,一九九三年才转为公办教师。他一生教书育人,提携后进,在十里八乡获得一致好评,多少年过去了,当地人还都习惯称之为“张校长”,但已退休多年,再这样称呼似乎彼此有点生分,所以更多的时候,我和妻子都喜欢亲切地称之为“家元叔”。

家元叔身材魁梧,身体健康,为人厚道。也许我们都同为教书人的缘故,也许我们都十分喜欢教书的缘故,见了面他总是喜欢嘘寒问暖,一番嘘寒问暖之后,他就喜欢问城里的工资兑现,问我带课多少,几周放一次假,然后就问学生好不好教,谈着谈着,话题就慢慢延伸,延伸到了留守学生,延伸到了现在的学生家长等等。

陪我的时候,家元叔也喜欢喝几盅,但每次酒后,他总是绕不开那几十年前的老话题:要么是他带的八七届五年级数学平均分八十九分,在全乡十五所小学名列第一;要么是九零年当民办教师的时候,他踏积雪翻山越岭,到村部找张旺成支书如何如何争取到一批学校危房改造资金等等,家元叔一次次旧话重提,每次我都洗耳恭听,从不敢有半点怠慢,我深知,他酒后吐的都是真言,不是陈词滥调,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师,还骨子里念念不忘当初的辉煌业绩,这不是炫耀,分明是还在骨子里坚守啊,坚守他的职业。一次次聆听之后,我们都习惯了,如果他哪一次不提这些,我们心里就会有点缺憾。

初识家元叔是很多年前的事。

一九九零年,我担任孔坊中学初一(2)班班主任一职,九月一日一大早,我打扫好教室,摆好五十二位同学的桌凳以后,就站立在孔坊中学那大樟树下,拿着点名册虔诚地迎接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批学生。那一届学生都是经过全乡小升初考试、严格择优录取的佼佼者。九点之前,他们都高高兴兴的揣着录取通知书,在家长的带领下,陆陆续续地来到到了我的身边,一边收取通知书,一边安排座位,一一安顿之后,我发现还有一位同学没有到班,核对之后才知道是八仙畈小学毕业的张庆。

上报到学校之后,曾在八仙畈小学工作过的郑刚老师迅速过来跟我说,张庆是家元老师的大儿子,他老实听话,今天一定会来的,只是从八仙畈村到孔坊中学有二十多里,步行要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能到达。说到这里,郑刚老师就竹筒里倒豆子,滔滔不绝的讲起了张庆的父亲——家元老师的感人故事。

有一年秋季,学校忙着搞基建,各个老师都有任务,上级又临时把村扫盲任务交给了身为校长的家元叔,为人厚道的家元叔二话没说,就接了下来,但当时八仙畈小学只有一个公办教师,那公办老师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其他几个全部是民办老师,秋收在即,家家忙着秋收,事情繁多,看到这样,家元叔只好独自承担下来,为了整理扫盲材料,张庆弟兄俩读书他都没时间过问,自家田里的稻谷都已成熟,他也无暇顾及,别人上班他上班,别人下班他还是在上班,距离学校不甚遥远的家元叔竟然一个月没有回家,看到邻居家的稻谷都已颗粒归仓了,婶婶急得不得了,找到学校,想家元叔请几天假,好好帮帮她,哪知道,家元叔只是作了一个简单安排又回到他包班的教室,把婶婶气得直跺脚,一气之下,婶婶赌气跑回了娘家,落下张庆和张聘两个正读小学的孩子,张庆只好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每天带着弟弟上学。那一年秋季,他家的谷子也就凉在了田里,颗粒无收。

家元叔就是这样一个工作狂,一旦忙起来,哪怕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他都可以放置在一边。

他一心教书育人,成绩突出,年年教师集训时都能看到他作典型发言。他的敬业精神无人不知,但其家里总是缺钱缺粮,他的两个孩子打赤脚上学却是常事。

妻子嫁入我们李家以后,家元老师就改称了家元叔。到八仙畈做客,一次次与家元叔打交道之后,我才慢慢知道,虽然家元叔对待自己的事是一身“铁骨”,对待旁人事却是尽显“柔情”。

有一年,临近开学之际,学校一个民办教师转正后调走了,师资紧缺,一个大队干部想用自己刚刚初中毕业的儿子来顶替,哪知家元叔却当即摇头否定。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骑着他的二八自行车把大队干部的儿子送到中学复读,再骑车到罗田石桥铺接回高中毕业后在石桥铺莲花林村学做篾匠的张际,一路上,他跟张际做思想工作:民办教师是奉献,是国家的需要,是八仙畈村教育的需要,但也有好的出路,只要你教书育人,得到了百姓认可,是可以经学校推荐参加转正考试的。若干年后,已经招考转正为公办教师的张际老师每每想起这件事还对家元叔的爱惜和提携念念不忘。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英山罗田交界的八仙畈村小学,地处穷乡僻壤,很长一段时间公办教师调不来,办公经费也到不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担任八仙畈小学校长一职的家元叔深知这一点,那几年,他只好带领老师和学生开辟学农基地,立足勤工俭学,解决了很多办学难题,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期间,学校改迁,他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以校为家,至今还传为佳话。
他的一个学生负责运送建设材料,看到山脚下他的家还破乱不堪的样子,想帮他翻修一下,但他当即否定,多少年来,别人家都建起了楼房,他还家徒四壁,特别是雨天,一旦接漏,脸盆脚盆都用完了还不管用,有几年正月,几个学生想去看看家元叔,看到那个“陋室”都声声叹息,身为校长,他没有一分存款,没有一间好房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一般人都不会相信。

退休时,他的账目明细,没有一分短款,没有一分截流和挪做他用,看到一面墙壁上贴的几十年他获得的一张张奖状,很多人都啧啧称赞。

家元叔淡泊名利,两袖清风,一生清贫。他常说,清贫是人生的一种磨砺,它可以洗净铅华,磨炼人的心性。

如今,退休在家里的家元叔,还在利用余热发余光,他养猪养羊,勤俭持家,积极参加生产劳动,还担任本小组组长,带领大家脱贫致富,他还是村理财小组成员,积极参与八仙畈村的文化建设,为乡村教育摇旗呐喊,为乡村振兴献计献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