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英山县教育局官方网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 >> 家长学校
从贾瑞遭遇看隔代教育对青少年成长的影响
时间:[2018年12月21日 10:47]  作者:[程 勇]  点击数:9381

扶贫先扶智,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是扶贫工作的长远目标和使命。但当前农村空心化,已经是现代社会不争的事实,很多农村家庭以留守老人照料留守青少年儿童为主,城乡差别加上隔断教育,导至留守青少年儿童的教育问题日益显现。

《红楼梦》中贾瑞是众多人物中极其特殊的一个。"贾瑞父母早亡,只有他祖父代儒教养",贾代儒是豪门贾府的教师,和孙子贾瑞相依为命。贾瑞的祖父贾代儒是豪门教师,人称“现今之老儒”,“年高有德之人”。可见他的才学和名望也是有口皆碑的。他儿子儿媳都已去世,和孙子贾瑞相依为命。按说既然掌管家塾,而且亲自教书,别人家孩子学习情况如何尚可另论,自己这个孙子,无论如何也得殚心竭力、精心教育促其成才的。但在大多数读者的心目中,贾瑞是一个愚笨但又被情欲控制不能自己,地位低下又没自知之明的人,最后在一个个相思局之后命归黄泉。这就是一个隔代教育失败的范例。

贾瑞在《红楼梦》中只是一个匆匆过客,从小说第九回出场,到十二回走到生命的终结。作者曹雪芹用悲悯情怀描述着这位附庸在贵族宗亲门下的一位小人物,写他的孤独和无助,写他难以释放和无处安放的青春,同时他几乎是用很残酷的笔触写了贾瑞一再被捉弄、一再受骗、一再被侮辱的过程。

年轻时看《红楼梦》,觉得贾瑞这个下流、可怜,被人如此玩弄而拍手称快。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阅历的增长,特别近几年不断有学生、留守青少年或因情、或因学业自我结束生命的消息传来,人生之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忽然觉得《红楼梦》里面的人物仍活在现代,对贾瑞这个悲剧人物遭遇寄予着深深的同情。可以说贾瑞是在隔代错误教育模式中成为一个愚蠢至极的呆子,在畸形的教育环境中成为一个欲望无限膨胀的情种。

贾瑞祖父贾代儒书读得很好,可是却屡试不第,没有办法做官,一辈子都很寒酸。这样的人内心郁积着一种不平,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最正义的,教训也最严格的。命运注定贾瑞出生这样一个家庭当中不会幸福,在这样一个严格的、做老师的祖父跟前长大,贾代儒把他一生不得志的郁闷都发泄在孙子身上:“那代儒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由此可见贾瑞在一个非常严格的环境中长大成人的。“今忽见他一夜不归,只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嫖娼宿妓,那里想到这段公案。”仔细想来,贾瑞其实很单纯,他一直到二十岁才第一次逃家。而作为权威的祖父,根本不问孙子一夜不归做什么去了,只是想到最坏的情况。可见所谓权威的父权,是从来不问小孩子在外面做什么的,反正你一夜不回来非饮即赌,要不然就是嫖娼宿妓。在现在的家庭教育中,我们也常常看到家长根本不和孩子沟通,一味强压。遇到了事情总是将孩子往坏的地方去想的,不愿坐下来谈一谈。

正是因为贾瑞没有人生经验,完全是一张白纸,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当自己长大成人以后,没有人教他怎样面对一个自己爱慕的异性。更不知道不应该去爱上一个骨子里谄上欺下、口蜜腹剑,但又貌美精干的王熙凤。

《红楼梦》第十二回里写道:“话说凤姐正与平儿说话,只见有人回说:“瑞大爷来了。”凤姐急命快请进来。贾瑞见往里让,心中喜出望外,急忙进来,见了凤姐,满面陪笑,连连问好。凤姐也假意殷勤,让茶让坐。贾瑞见凤姐如此打扮,一发酥倒”。由上可见,贾瑞最后的结局完全是王熙凤挑拨的结果。对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原本可以严辞拒绝,但王熙凤却在玩欲擒故纵,把贾瑞这样一个弱者把玩在股掌之间。在问到贾琏没有回来时,贾瑞笑道:“别是在路上有人绊住了脚,舍不得回来也未可知。”凤姐道:“也未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贾瑞笑道:“嫂子这话说错了,我就不这样。话到这里也足以证明贾瑞对人是真心的,只是对象错了而己。就是在王熙凤这样的挑逗下,贾瑞逐步丧失了理智。

贾瑞年少、其实对心中爱慕之人用情专一、痴情。他被王熙凤骗了一个晚上,寒冬腊月蹲在地上冻了一夜,回去又被他祖父打了一顿。第二天他去找王熙凤的时候,王熙凤立刻抱怨他,说你昨晚怎么没有来,他马上觉得是自己错了,赶快跟王熙凤再约。在这种过程中他自己把自己整死了。王熙凤是一个风月场上的老手,她在利用别人对她的喜欢来玩弄人,每次都给他一个机会,给他一点希望,也给他一点幻想,把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神魂颠倒、以至肝脑涂地。

不仅是在空心化的农村,就是在城市现代人生活节奏在加快,为了职场、为了生计疲于奔命。无法亲自教养孩子,于是将孩子交由祖辈教养。祖辈大都退休闲赋在家,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关注并回应孩子的各种需要。祖辈毕竟年老,教育理念跟不上时代潮流,不利于孩子心理发展。在教养孩子的时候,祖辈家长会不当地限制孩子的各种探索活动或对孩子作出不当的要求,以致孩子不能发展出完整人格。贾瑞出身孤贫、唯一的亲人祖父除了严加管教、肆意打骂外,很少对他有真正的关爱,更不会倾听他的想法,理解他的心声。贾代儒的教育方式估计是古代到现在的典范,只要孩子成绩好,平时做个乖孩子,心理健康和道德人生观就不管了。不合要求,就是体罚。现在的教育则是胡萝卜加大棒,体罚和经济利益挂钩,不去追问孩子犯错的根源,导致现在的孩子很多急功近利不说,还极端的自私冷漠。贾瑞在这样的家庭环境、教育背景下成长,不可能有健康的心理和人格。

贾瑞的遭遇是隔代教育的缩影,是社会的悲剧、也是家庭的悲剧、更是教育的悲剧。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人们获得信息的来源更方便、快捷,要面对的国外的、国内的各种思潮层出不穷,各类诱惑也越来越多,隔代教育的弊病应该引起现代家庭、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关注,让贾瑞的悲剧不再重演!

 

作者简介:程勇,湖北英山移动公司驻南河镇四口冲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市计算机协会会员、市摄影家协会会员。文学作品《归去来兮》(散文)曾获 “楚天杯”全省文学创作大赛三等奖,《大别山的旋律》(诗歌)获黄冈市文学创作大赛二等奖。作品散见《人民邮电报》、《文汇报》、《长江文艺》、《楚天都市报》等报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