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英山县教育局官方网站!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特色 >> 家长学校
怀念余建武老师
时间:[2019年03月06日 09:14]  作者:[余志敏]  点击数:10228

余建武老师是我初中时的班主任。他于前些年因病去世了,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老师,当年读书时的事情,至今历历在目。
    
余老师参加工作不久,就调到我们村小学,教五年级,他家在田畈村,离我们村有十几里路,每个星期一的早晨,他一路小跑到学校上班,星期六的傍晚又一路小跑回家。大约一年后,他就调走了。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二年级,模糊的记忆中,他当时来搬行李,教过的学生一个个含着泪水,送他到村口。
    
几年后,我们上初中了,他竟是我的班主任。记得报名那天,父亲送我到教室,他一眼就认出了,忙和父亲打招呼,“大侄哥送孩子来呀”,紧接着又和我说,“你还记得我这个细爹不”。我怯生生地摇着头,他又说我在你们那教过书啊!
    
看着他一脸的胡子,说话嗓门有点大,看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想道,余老师肯定很“恶”,于是对他我尽量地敬而远之和避而趋之。一次星期天的下午,我早早来到学校,感到有些口渴,可是星期天学生食堂不开伙,寝室里别的同学都没剩下的开水,我就拿着水杯到水龙头下,接了满满一杯自来水,准备喝下去。这时从一旁路过的余老师,连忙喊住我说,生水不能喝,到我家倒热水喝。我就拿着水杯,来到余老师家里,他接过杯子抓进一撮茶叶后,又放进一小块冰糖,再倒满开水,说过四五分钟再喝。我接过水杯回到寝室,拧开盖子,一饮而尽,顿时丝丝甜意涌遍全身。今天,我还记得当时的美味和爽劲,也是从那时起,我养成了喝冰糖茶的习惯。更是从那次以后,我渐渐不“怕”他了。
    
余老师在我眼中,是很博学的。余老师一人带我们的语文和地理两门课,他总把课时作了协调,特别是语文和地理在同一个时间段的时候,要么都上语文,要么都上地理,他说这叫一鼓作气。他上课很风趣,常用地道的英山方言把一个个难以解释清楚的名词术语,讲解得透彻明白。记得他讲“气温”一词时,他讲道气温就是早晨起来冷不冷,中午衣服要不要脱一件,傍晚衣服要不要再穿上。还记得他讲《石壕吏》时,一会儿扮作老妇人可怜兮兮的腔调,又一会儿扮作官兵趾高气扬的神态,一篇难懂的课文就叫他绘声绘色地讲得淋漓尽致。
    
余老师在业余时间,勤于笔耕,当时的《黄冈报》、英山广播电台时常有他的文稿刊播。他还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解写新闻报道的点滴经验和得失体会。今天,我在工作之余,也热爱新闻报道写作,不能不说是余老师的潜移默化,我在新闻报道这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可以说是得到了余老师的真经嫡传。
    
余老师不仅在学习上对我们要求很严格,还很关心我们的身心成长。记得我对本班一名异性同学有些“心仪”,在放暑假的时候,我找他要那位同学的家庭住址,余老师问我要这些干什么,我低头不说,他顿时明白了我的心思,轻轻地说了句你这孩子,以后再告诉你。初三毕业后,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余老师给我的,在信中他告诉我那位同学的住址,还说那位同学是个好伢,我若能追到是人生的福分。后来,在去往县城公共汽车上,我看到余老师了,他说起这件事,我说我早忘记了,他又伸出指头指着我说你不是个男子汉。他哪晓得我后来上高中,自学大学,身体患病,已把那份念想泯灭在心底了。
     
现在,尽管离开学校快20多年了,但余老师上课时的神态,平时教导我们的话语,依旧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和耳畔。

 

  (作者简介:余志敏,男,1977年生。中共党员。因病致残,坚持自学,经商之余,爱好写作。迄今已发表新闻文学作品500多万字。)

 

友情链接